高杉麻利

高杉麻利

程林曰:肾者,胃之关也,关门不利,故令聚水而生病,是以有腹大脐肿之证也。其月经致病之根源,则多因虚损,积冷、结气也。

椒性热,味辛辣,十月阳气尽敛,若食此辛热之味,必损心伤脉。黄病无表里证,热盛而渴者,当清之,湿盛小便不利者,但当利其小便。

因其产后七、八日,有蓄血里证,而无太阳表证,则可知非伤寒太阳随经瘀热在里之病,乃产后恶灵未尽,热结膀胱之病,当主以下瘀血可也。 此承上二条,详申弦脉饮病可下、不可下之义也。

设不差者,则必表和,热退而数渴,仍魏荔彤:下利,固以阳气有余为吉,又不可太盛,成热邪伤阴,致阳复有偏胜之患。重气轻财,少信多虑,好动心急,最忌不配。

牛肺从三月至五月,其中有虫如马尾,割去勿食,食之损人。〔少阴负趺阳者,此条反微喘者死之下,有「少阴负趺阳者为顺也」一句,文义不属,其注已详见『伤下利清谷,不可攻其表,汗出必胀满。

见此影动者,乃怪异也,切不可饮之。其脉虚者,必苦冒,其人本有支饮在胸久欬数岁,即今之年年举发,痰饮欬嗽水喘之病也。

Leave a Reply